結局是那樣的令人惆悵又好笑,愉♂悅,Archer你真是開心果

logo_Fate-zero_white-version   

(希望不要有人問筆者,為什麼底圖不是黑色.......白的不好嗎?)

        Fate / Zero(以下簡稱FZ)是Fate/stay Night(以下簡稱FSN)的前傳,屬於第4次聖杯戰爭的劇情,沒有遊戲,單純的小說,奈須負責世界觀還有一些設定外,其他部份交給『虛淵玄』來撰寫。


        筆者打算分別簡述各個英靈組,最後再去論劇情還有自身的感想,筆者對於原作小說並沒有閱讀,所有的一切都是來自動畫的演出,如果有任何不清楚的細節可以提出,或者去翻閱小說求得解答,感謝。


Saber組:

Irisviel kiritsuku maiys Saber   

        成員:愛麗絲菲爾/切嗣/舞彌/Saber。降臨在冬木市的第四次聖杯戰爭,切嗣屬於愛因茲貝倫所找來的選手。切嗣,厭惡自己魔術師的身份(因為小時候的記憶),卻又比任何人瞭解魔術師的手段,只要能夠成功,不管是機械方式還是魔術師方式,都會去使用,也因為洞悉魔術師的弱點,還有實行之手段的狠毒,被稱為「魔術師殺手」。本作開戰的九年前,被愛因茲貝倫一族招為女婿,其後與人造人- 聖杯,容器顯世前的人格 -愛麗絲菲爾結為夫妻,誕生伊莉亞。


        出於對『正義一方』的堅持,奪取聖杯的目的只是『世界和平』這樣的理由,因此,他認為手段不是問題,必要時候可以骯髒,然而對召喚出來的英靈為Saber – 亞瑟王相當不滿,認為跟自己內心的期許不符合,亞瑟王太過光明,或者太過有騎士精神,這樣的一位英靈容易讓自己的內心動搖,相比之下,Assassin或者Caster才是符合他需求的英靈,所以,他將Saber的指揮權力交給愛麗絲菲爾當影武者,自己則作為暗中潛伏的一方,伺機行動,以方便迅速確實的狙殺各組MASTER,好越早結束戰爭(這牽扯到愛麗絲菲爾作為聖杯人格的現世有時間的限制,此乃技術問題,而下一代的伊莉亞完全克服這問題),第一個犧牲組別為Caster組,之後對上Lancer,利用之前把肯尼斯打傷的機會,讓他在不完全的情況下,逼肯尼斯利用令咒下手殺了自己的英靈以保自身,再者,雖有定下約定切嗣不會動手殺了肯尼斯,但是由舞彌出手就不算違反規定,Lancer組就這樣退場。


其後對上言峰 – 對切嗣相當感興趣的男人 - 也是切嗣認為整場聖杯戰爭中最為危險的男人,對戰中被聖杯溢出的黑泥給予淹沒,目睹了黑泥真相的切嗣,也看到自己理想的終點並非自己所期望的那個世界,理念的衝突跟自己的願望,雙重矛盾下,切嗣選擇了「理念」,返回世間的他,不惜動用兩道令咒讓Saber於哀號及悲傷中摧毀聖杯,失去聖杯的抑制,黑泥的爆發帶給冬木市大火,這一切都是切嗣不願意看到的,也因此他心中失去『正義一方』的念頭。找到士郎後,聽到士郎願意繼承他的理想,在月光的照耀下死去。悲劇般的英雄,註定任何事情都會跟他衝突而失敗。

愛麗絲菲爾對切嗣的評語:他是那種會因為『幸福』感到『痛苦』的人。

這種人在亂世或者太平盛世中,都會無法自拔的痛苦到死。

 

       Saber,無疑是動畫中被作者虐待最兇人物之一,其他角色也不徨多讓。會如此形容無非是自從Saber登場以來,自身的Master不理睬,加上對於Master理念也不甚認同,兩人形同陌路,此時Saber唯一的支撐就是『拿取聖杯』,這點最後也被切嗣用令咒無情的奪走,只能伴隨著悔恨消失在黑泥中。回顧整個FZ的演出,Saber幾乎沒有討好過,一開始就被Lancer傷了左手導致日後戰鬥不利,雖然後期Lancer自願放棄詛咒,恢復Saber的原有能力,但依舊無法改變前幾話演出的不利,FZ中唯一讓Saber全力全開的地方只有在末遠川打海魔的時候,那時的Saber很耀眼,無法直視,伴隨著Excalibur震撼整個觀看的人(也許Archer例外),但之後,繼續被作者虐待,直到最後的最後,親手毀了聖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光明正大的精神,光明正大的理念,並不能光明正大的贏得勝利,FZ中最後的勝利者是神父,他光明嗎?應該不是,但也沒黑到哪邊去,卻是他獲得勝利,愉悅的目睹切嗣的悲哀,FZ中的Saber組可謂光明的一面,但也是被作者虐待最兇的一組,無非是想要表達,殘酷虐殺的戰鬥,不是每個人都有騎士的精深跟你玩正面對決,你可以走你的陽關道,但我不保證我不會在背後捅你…

 



Lancer組:

 Kayneth Lancer Sola-Ui  

        成員:肯尼斯/Lancer/索菈烏。其實Lancer本來不是給肯尼斯召喚,然而因為肯尼斯自己在學校中做人太過失敗,對學生太不留情面,造成維伯將原本應該給予肯尼斯的聖遺物,也就是日後會召喚出Rider的物品調換,倉促之下,肯尼斯找到了Diarmaid的遺物逕行召喚,然而肯尼斯透過一些手段,讓魔力的供給由自己的妻子擔當,自己依然持有令咒對Lancer進行使喚。


        Lancer,身為最早現身,並且挑戰Saber的英靈,成功的讓Saber左手失去作用,但第一場爭鬥被亂入的狂戰士連同Archer出來打亂而作罷。末遠川戰役中,將黃薔薇給折斷,恢復Saber的左手,讓Saber可以消滅海魔。但戰力因此埋下不對等的果。


        肯尼斯第一次跟切嗣的對戰,因為大意,被切嗣的起源彈擊中,四肢癱瘓退出聖杯戰爭,轉由妻子代理,但是妻子卻愛上Lancer(因為Lancer自身容貌的原因),想下手除掉肯尼斯,最後是在Lancer期望可以跟Saber對戰的時候,切嗣連同舞彌下手除掉肯尼斯夫妻倆,讓Lancer在詛咒聖杯吶喊中消失,此戰也是Saber對於切嗣的不諒解到達最高點,除了必要,Saber不跟切嗣有任何牽扯。


        自古以來,槍兵的幸運值永遠不高,這點不管是第四次的聖杯戰爭還是之後第五次的聖杯戰爭,槍兵的命運沒有多少改變,其能力素質看起來也是平平沒有特別突出,除了武裝外。肯尼斯之Lancer組算是這部裡面,退場狀態最慘的。

 


 

Caster組:

Caster unosuke   

        成員:Caster/雨生龍之介。初次看到龍之介,只會覺得他是一個偶然拿到遺物,跑來參加戰爭的人,他對聖杯沒啥興趣,只喜歡殺人,FZ的世界中,不用去期望這些參賽者會有多少良心,連正統魔術師再必要時候都會犧牲人類以完成研究,對於可以正當殺人(反正教會會處理,只要不鬧太大),來確認死亡的存在 – 龍之介,這戰爭給予了他喜悅,加上Caster本身也是精通此術的人,兩人聯手在冬木市幹下不少令人髮指的慘忍事蹟,乃至於最後Caster不惜放出海魔還虐殺,一方面是取得Master的喜悅,一方面則是希望貞德(他私心認定)的蒞臨。但是過多的慘狀讓許多人看不下去,參賽者聯合出手滅了這組,龍之介慘遭切嗣狙殺身亡,Caster也在Excalibur的光芒中消失。


        以播放尺度來說,這部在台灣肯定不會播出,光是C組的虐殺兒童戲碼就一定不合(光是空境被砍了亂七八糟就可想而知),加上BD中還有收錄因為尺度問題被砍掉的片段,就可以知道FZ的世界中,這戰役多殘酷,多少無辜人事就這樣被牽扯,失去生命。


        這組讓筆者有印象的一段文字:恐懼,這一感情也是有所謂『鮮度』的存在,人越是害怕,感情就死的越快,真正的恐怖,不是靜止的,是一種波動不斷變化的存在,當希望化為絕望的那一瞬間,就是最高…………

 



Archer組:

 Archer2 Kirei tokiami Archer  

        成員:後期,Archer/綺禮前,時臣/Archer。拜聖遺物所賜,召喚到最強的英靈 – Archer,擁有對界寶具的英靈,在實力跟威力上不能等同其他英靈般的強大存在,也因為他是如此的高傲不傑,雖然時臣是Master,但時臣依舊行最高規格君臣之禮來伺候這英靈,這點也讓Archer非常欣賞,當然有令咒的強制,不管怎樣還是要聽從Master的命令。後期,Archer察覺到這場戰爭實在沒意義,加上他對綺禮實在非常好奇,常常找綺禮聊天,時臣絲毫不敢頂撞Archer,但綺禮卻會對Archer出言質問,綺禮的內心真正想法,Archer非常感興趣,不時的旁邊誘導,希望可以窺知他內心的真正欲望。


        爾後,綺禮在Archer的策動下背叛了時臣,殺死了老師,還有殺了自己的父親,接收剩下的令咒,這一切都讓Archer非常愉悅,因為這傢伙終於朝著自己的欲望前進,半點都不會讓Archer感到無趣,Archer希望可以一路陪著他走,看看這傢伙所追求的是什麼,由Archer當見證。


        時臣,說起來也可憐,魔術家族的包袱讓他不得不把兩位女兒分開,因此小櫻遭受到無人道的對待,促使雁夜的參戰,這是後事。時臣這場戰役中,自身出馬的機會不多,更多時候躲在幕後運籌帷幄,對他來說,必要時候依靠Archer強大的寶具支援,依照Archer的實力,足以橫掃一切。唯一出戰的一次,對上雁夜,展現強大的魔術能力讓雁夜吃虧(雁夜隨後被綺禮暗自救起當工具使用),之後就被綺禮暗算失去生命,屍體還慘被綺禮利用,讓夫人看到,促使雁夜動下殺機,造成夫人日後有精神&智能上的障礙。


        Archer的強大絕對不是只有他口中的狂妄,狂妄的理由起源於對自身實力的瞭解,無限寶具的投射就算了,這樣密集的轟炸下,就算能夠全退,後面還有天之鎖讓你無法移動半步,眼睜睜的看著Archer凌虐自己。另外任何固有結界對這英靈統統沒用,在傳說中的 - Enuma elish寶具之下,任何結界都會崩潰。對於其他英靈這樣孜孜不倦的希望拿取聖杯,Archer反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,一部分出自於,『聖杯本來就是我的』這樣狂妄的想法,另一方面也是對於『聖杯』的疑惑,更重要的是,他找到比聖杯更另他感興趣的人類 - 綺禮,這些原因,Archer對這場戰鬥沒有興趣,對上Rider也是認同他是一王者,拿出壓倒性的實力戰勝。


        黑泥爆發,眾英靈慘遭吞沒之時,他認同黑泥所提出這世間所有的黑暗,因為肯定這些的存在,接納這些的存在,黑泥判定這英靈不是否定『自己』,於是吐了出來,並給予肉身存在現世,只是突然的裸體,讓人莞爾。也因此,Archer才會留存於FSN的世界。

 



Rider組:

Rider Waver   

        組員:Rider/偉伯。這組的表現是筆者頗為喜愛的一組,主要的原因除了偉伯逗趣的演出外,另外就是征服王那態度,被召喚出來後知道世界是一體一個圓的存在,欣然接受過去自己認知的錯誤,這點比起Saber始終如一的牛脾氣要好多,對於聖杯的興趣其實也不大,更多時候,作為一個長者來領導偉伯的思考方向,後期對偉伯來說,立場對換,他願意成為征服王的臣子,遵循他的遺志,因此,當征服王敗於Archer手下之時,偉伯想到不是報仇,他也沒本事報仇,沒了Servent的Master,無法單獨肉身對抗英靈(也許代行者可以,但還是有先天限制),他想到的是,遵循吾王的指示,活著,然後把事蹟流傳下去。征服王對偉伯的影響很大,到了後期,偉伯雖然知識不怎樣,但是很為帶人思考,『凜』受了他的教導後,才成為優秀的魔術師,得以參加第五次聖杯戰爭。


        征服王說起來,本動畫的份量其實還好,他對於目前現世的世界非常有興趣,也是所有英靈裡面,對於新知識有著源源不絕動力來汲取的獨特存在,扣除這些,其實他和Archer有那一點習習相惜的感覺存在,奈何彼此是競爭般的的存在,註定有一人要消失。這英靈當中,他對於Saber那至高的理念相當厭惡,他認為不是王要服務人民,而是要帶領人民前進,不管路上有多少人倒下,這點跟Saber有衝突,畢竟一方認為前進就對了,一方認為人民才重要,因此,Rider數度想要跟Saber對打,但也不了了之。


        最後,對上Archer,被強大的實力壓倒性的潰敗,化為光點消失,但其事蹟會由偉伯口述下去,證明曾經有一位偉大的王者降臨現世,以毫不畏懼的勇氣對上當時的強者,光榮落敗,毫不遜色。

 



Assassin組:

 Assassin Kirei  

        組員:Assassin/綺禮,演戲的一組,一開始演給切嗣看,可惜切嗣不是笨蛋,直覺認為有鬼,所以很堤防神父,之後整個Assassin大軍被Rider的王之軍勢給吞掉。短暫的出場又退場,剩下的準則就是綺禮自身的行動。


    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當初切嗣會注意到綺禮有鬼,主要是他認為Assassin不唯一,事後證實,Assassin是一群的存在,戰鬥力低落不說,但情搜能力相當高。

 



Berserker組:

 Berserker kariya  

        組員:Berserker/雁夜。悲哀的一組,但一部分是雁夜自找,一開始覺得雁夜實在偉大,為了小櫻不惜回來接受試煉,但速成的魔術師先不說召喚出來的英靈等級,連放到戰場上可能都會不保,於是蟲老給了他刻印蟲,塑造魔術迴路,代價則是自身的血肉,本以為這樣的情操很偉大,但看到後來,卻發現他根本不是為了小櫻或者遠版夫人,這樣的行動都是出自於自身對於這個家族的厭惡跟蟲老的憤怒,就算獲得能力強大的Berserker又如何,光是要抑制那爆發的魔力就很吃力,更別說要隨心所欲的操縱。最後在夢想中 – 小櫻冷漠的眼神中 – 死去,懷抱著永遠不可能實現的理想,被蟲啃蝕自己的一切離世。


        Berserker,從一出場就相當的剽悍,任何東西到他手中都有媲美寶具威力的存在,連Archer的攻擊都可以談開,這點讓Archer非常憤怒,認為像狗一樣的對方竟然敢凝視著自己,末遠川對戰則是跟Archer玩一場Dog Fight,不過還是輸給Archer的「戰鬥機」就對了。對於Saber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,每次登場不枉Berserker之名,對Saber就是紅了眼般的攻擊,其真實身份是亞瑟王的騎士 – 蘭斯落特,實際上Berserker的憤怒感情不是在乎亞瑟王當年拋下他們,而是悔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夠幫助亞瑟王,這股失望轉化為憤怒,因此,看到Saber後,希望可以死於其劍下,了卻自己一番心意。亞瑟王後來在不解的又傷心的狀態下,將Berserker毀滅,落下晶瑩的淚珠。


        雁夜,其實欺騙自己快整部才正視到自己真正的願望,但也太晚了,被綺禮利用的下場就是精神整個崩潰,最後於蟲老的地窖中死去,一點屍體都沒留下。 

 



        如果要說FSN是少男少女的青春熱血故事,那FZ就是不折不扣的血腥魔術師廝殺對戰,第四次聖杯戰爭,牽扯到的層面,非常廣闊,別說C組的濫殺,光是最後切嗣不顧一切的把聖杯轟了導致的慘況,遠遠超過第五次的損失,雖然切嗣轟了聖杯的後果是他自己沒有想到過,也怪不得。FZ作為FZN的前傳有個很重要點,他闡述了聖杯戰爭的本質,也因此,FSN中,就將整個聖杯戰爭毀滅掉,冬木市從此不再面臨聖杯戰爭的威脅。那UFO社為了FZ這部可以說卯足了全力,動畫從2011年10月開播,播出到同年的12月就中斷,整整12話沒有冷場,運定,作畫都非常穩健,音樂堪稱一流。接下來到2012年4月再度開播,其名為了維持作畫的穩定才分開播放,但後面幾話還是可以看出一直維持這樣的水準,人員有疲憊的現象,某些地方作畫還是有看到不穩的狀態,然而,就算如此,也不是特別令人發笑得地步。


        但,真要說,筆者到底也只有從動畫中瞭解FZ如何演進到FZN的過程,但過程省略了多少細節,其實也無法得知,畢竟手邊沒有原作,自身也懶得去碰FSN的遊戲,也聽人家說過,主體還是FSN,FZ反倒是之後才撰寫出來的,但關於這點情報的真假,筆者也沒有求證過,留給有興趣的人去查吧。FZ其實不太適合推薦給他人欣賞,裡面有太多黑暗面,有些甚至畫面只有點到,深入去思考才會惡寒的那種,如果對方精神夠強大,那就請他欣賞吧……..(苦笑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賴雪球 的頭像
賴雪球

宅宅上班族的動畫心得

賴雪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